首页>业界新闻

独家披露:我仅任职一年就离开bbdo天联广告的丑陋真相

作者:Campaign 2018/9/2 14:15:200433



在BBDO工作一直是Delmus Credle的梦想,而且两年前时机恰到好处。Credle出生于韩国,父母是移居韩国的美国人。他在弗吉尼亚大学学习法律,后来为了追求更有创意的职业而转向广告业。为了积累经验,他先后在纽约的奥美、旧金山的麦肯和西雅图的阳狮担任战略规划师。2016年,在洛杉矶Sensis咨询公司担任规划主管时,Credle接到了来自猎头公司Grace Blue的电话。

BBDO上海规划部门负责人——Credle称这一职位简直“完美”,而Credle本人也似乎是理想的候选人。在奥美工作时,他经常到中国出差,特别是上海,而且他一直想尝试国际性质的工作,并能离家乡首尔更近。Grace Blue对他的审核过程非常长,Credle形容此次过程非常“严格”。在决定搬家之前,他也问了自己很多的问题并慎重考虑。随后,双方确定了意向,Credle签下了合同,并于2017年1月搬到上海开始他的新工作。

他声称,在加入BBDO后不久,问题(最终导致他仅在12个月后就辞职)就出现了。期初他还以为这些问题是伴随国际迁移以及在一个陌生地区开始新工作而必然会出现的。

在独家采访中,Credle告诉《Campaign中国》:“我面临持续不断的挑战。我现认为中国本身对任何人来说都是一个非常难的工作地,如果你是外国人真的是很难。”

"我现认为中国本身对任何人来说都是一个非常难的工作地,如果你是外国人真的是很难。"

Credle表示,自己也曾试图理解这些他并不熟悉的行为规范。“我对文化非常敏感。在辛苦的工作之外,我还会感到有文化差异意识和一种作为‘局外人’的同理心。”

但面对办公室同事对他的评论,他说,他常常感到不舒服。这些评论常常与他的国籍或种族有关。Credle描述自己是个韩裔美国黑人。他表示,“每天至少有两三次”有人提醒他“不是中国人,中国是很独特的”。有一次,他从马来西亚回来上班,日晒让他的肤色比平时更深了。“我走进来,一个年轻的女会计看着我笑,然后她脸上露出困惑的表情,然后说‘你看起来不一样了’。我说‘是的,我刚从马来西亚回来。’她说,‘不是,你看起来更黑了。’”

Credle说,这种事情让他感觉“很难”应对,“但我愿意不去多想”。关于新工作有很多不言而喻的社会规则,但没有人告诉他。有一次开会,他坐在一家公司的首席营销官旁边,但他没有意识到座位是要按照等级“严格分配”的。

“我认为很多在中国习以为常的事会让外国人和西方人感到震惊或愤怒。”大多数情况下,他都对他认为冒犯他的评论一笑而过,利用幽默感应对。

但是,当他的执行管理层人员,特别是BBDO中国首席执行官陈子洁,对他有某些评论时,他开始感到格外不安。他感觉自己从一开始就被排除在一个“管理俱乐部”之外。他说,这俱乐部“很古怪,大家彼此任人唯亲”。

“我是管理团队的新成员,但他们在一起接触已经十年了。他们都是…第一批移居中国的外国人。他们来自亚洲——新加坡、台湾、马来西亚和菲律宾——而且关系很近。他们的孩子一起上学,他们也是朋友,而我是其中的新成员,没有他们内部无处不在的忠诚感。”

Credle承认,他觉得自己和陈子洁(花名被称为“Z”)从未合得来。他说:“我觉得我和这位首席执行官从未喜欢过彼此”。

“我对自己说‘一定有办法和她融洽相处’。正因如此,我从一个现有的客户那里赢得了新业务,我认为这可能会得到她的青睐。遗憾的是,我的做法好像起到了相反的作用。”

此外,Credle还称,在他加入的前几个月,公司虽然面临了裁员的情况,但当玛氏业务分拆时,他不仅没有丢失任何客户,还赢得了他参与的每一次比稿,还自称是赢得现有客户新业务(比如康师傅的高端水业务)的“唯一功臣”。当时,Credle见到了陈子洁在此事后发送的一封内部电子邮件,邮件称BBDO通过比稿赢得了此业务,但Credle表示“从未有过比稿”。

根据Credle单方面的说法,之后事情变得越来越丑陋,越来越针对他本人。几乎每次谈话时,陈子洁都会提到他的国籍。“比如她会吩咐让我去见某人或与某人共进午餐或做点什么,但吩咐完最后她总是会毫无原因地、非常轻蔑地提到我是美国人。我就会想‘这又怎么样,有什么关系?’然后她就会渐渐提到我是韩国人。”


Credle发表于3月20日的推文(后来删除)

还有一次,Credle回忆他和陈子洁坐电梯回到大厦办公室,当时他们刚刚结束赢得黑人牙膏业务的庆祝活动。不说你不知,该品牌其实有种族歧视的历史。几十年前,在除中国以外的市场上,因为品牌名和商标都存在争议(以白牙齿的黑人面孔为形象标志),该品牌的名字从“Darkie”改为Darlie。然而,在中国,其品牌名仍然被翻译成有种族歧视口吻的“黑人牙膏”。

Credle继续称,在电梯里,陈子洁向他表示这个品牌并没有种族歧视的意向。Credle认为这是针对他个人的言论。在Credle的故事里,她当时说:‘我问你,作为一个黑人,你对此标识有什么看法?’

“我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她就打断了我:‘你知道吗,我告诉你,这个标志对中国人来说只是代表了干净的味道。就是说这个牙膏的味道和效果非常非常干净,就是这个意思。根本没有种族歧视。”

Credle称自己受到的歧视不仅仅发生在私下场景。他表示,在一次公司会议上,陈子洁在会议室里各处和每个人握手感谢他们的付出,但“故意”错过他。另有一次让他感到“非常丢脸”的事件是:当时他和陈子洁与康师傅的的首席执行官和其他员工共进午餐,陈子洁竟然公开让他出柜,但此前从未就性取向问题与自己私下交谈过。

他们就坐在那里,在一个客户面前让我出柜……他们说‘你现在有男朋友吗?’,‘他在哪儿’,‘他长得什么样?’,‘他可爱吗?’等等。我真的以为我在阴阳魔界。这是彻底的侮辱,彻底的羞辱。”


Credle发表于3月20日的又一篇推文(后来删除)

《Campaign中国》针对这些事件联系了陈子洁。她的回复全文如下:

“BBDO中国确认Delmus Credle从2017年1月到2018年1月是我们的雇员。他在此期间担任BBDO上海规划主管,离开我们的机构是他个人的决定。BBDO中国致力于构建包容、安全、尊重所有员工的工作环境。我们不能容忍任何形式的非法骚扰。”

Credle表示最初在试用期时就对自己如何融入这个岗位表示过担忧。

“我在前几个月任职的时候就跟他们说过‘我觉得有点不对劲,我们还在试用期,如果我的感觉是不对的,我们为什么不就此为止?’我提出了更简单解决问题的方法,但他们没有接受。我认为他们决定把我留下来,让我难受。” 但当他表示不想参与Omnicom集团的多样化Open项目时(他是被BBDO指派的机构代表),他觉得公司就开始“惩罚”他。

他还表示,今年1月辞职时,他希望“平静地离开”,因为觉得自己再也无法对种种歧视采取模棱两可的态度了。


Credle发表于4月26日的又一篇推文(后来删除)

在离开BBDO后,Credle曾联系BBDO华南公司的董事总经理 JC Catibog,分享了自己的担忧,希望确保其他人不会有同样的经历。但是他表示并没有得到任何回应。现在,Credle已经回到了美国寻找新的工作。他表示,因为受到 #MeToo运动的鼓舞,并因为相信BBDO和中国广告行业急需改变,他决定公开讲述自己的遭遇。在接受《Campaign中国》采访前,他曾发布过上图中的一系列推文,谈到#MeToo运动鼓励了许多人公开自己的性骚扰遭遇。

(小编澄清,Credle并没有声称自己在BBDO期间受到过任何性骚扰或种族骚扰)。

“我确实认为,BBDO不仅需要在口头上对外国人开放,还需要有实际行动。他们真的需要一个支持系统来帮助像我这样的人。”

Credle明确表示并不想与BBDO展开法律战,也不认为陈子洁或任何管理层人员本质上是种族主义者或“具有恶意”。他表示公开自己遭遇的理由更多的是为了开始一场关于多样性的坦诚对话,而不是报复的行为。“我认为人们至少应该知道这一点,这比亚洲文化中重视的的丢脸或名誉损失等问题都更重要。”

Credle坦白,“我很钦佩Z、Hans[BBDO Proximity大中华区首席战略官Lopez-Vito]以及那里的管理团队,但我确实觉得这些年来他们的紧密关系以及中国的孤立状态让他们有些脱节。”

“我现在这样做是为了讲出真相。”
相关文章
1 2 3 4 5
评论
作品榜 最新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