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业界新闻

中国并不适合所有人:本刊读者回应Delmus Credle在bbdo天联广告的经历

2018/9/10 22:59:310444



上周,我们发表了对Delmus Credle的采访:今年一月,在仅担任BBDO中国规划总监12个月后,Credle决定辞职。Credle在文中表示,针对其国籍、肤色和性取向的一些言论带有侮辱性质,让他“不可接受”,成为了其辞职的部分原因。 

我们希望这篇采访能引发读者辩论,讨论海外人士移居到亚洲(尤其是中国)国家的工作经历,以及他们的公司如何帮助来自不同背景和文化的人和谐相处。 

读者对此文的反应非常强烈。他们通过各种渠道表达了强烈的观点,分享了真实的经历。我们挑选了一部分读者来信,在此发表。我们欢迎您发表进一步评论。



“我想Delmus只是有了一些语言上的误解” 
Sienna Parulis-Cook 


我是一名在北京生活和工作了七年的英裔美籍白人女性。我很熟悉Delmus在文章中分享的一些经历,我深知在中国生活的文化冲击。在我看来,在这些事件中,他真的有些误解。中国人总会提到你是外国人,以及你的长相和饮食习惯等与他们不同,但他们的本意并非无礼。这种情况的确很难处理,有时会让你很难受,但就我的经验而言这都是没有恶意的。 

中国的确不适合所有人。在中国生活,你会有沉重的压力,还会听到这些有关种族和国籍的评论。我想,如果你觉得难受,可以考虑离开,而不是痛苦地留下来,时刻想要大发脾气。在中国,上海是对外国人而言最容易生活、接受度最高的地方。所以,如果你在上海都应付不了,我觉得还是换个国家比较好。我个人在4年半前离开了中国,原因有很多,种族不同而造成的不合拍只是原因之一。 

Delmus表示自己从马来西亚回来之后,同事说他“更黑了”,于是感觉遭受了种族歧视。我觉得这是不对的。在中文里,说一个人“黑”只是在说“晒黑了”。如果我周末出去玩,或者去西班牙度假,我的英国同事也会说我晒黑了,或者“晒了太阳”,我绝不会因此而生气。我想可能Delmus只是有了一些语言上的误解。的确,中国人不喜欢被晒黑,特别是女性。但是想象一下你是在英国工作的中国女性,周末度假之后你的同事说你看起来晒黑了,你会指责你的英国同事种族主义或不近人情吗? 

或许还有一些让Delmus感到不安的事情也像上述例子一样,只是语言翻译上的障碍。在我看来,他对同事谈及其国籍很敏感,这似乎也有点过分。当然,我不是当事人,不能代表当事人说话。但我想,不论在全世界什么地方,人们都会经常提起你是外国人这回事。在Delmus的家乡韩国恐怕也是这样吧。我母亲带着英国口音在美国生活了30年,人们经常会评论她的口音。她甚至故意不去某一家银行的分行,因为有个工作人员总是让她感到自己的口音不合群。我住在英国,有美国口音,经常有人为此评头论足。我有几位住在国外的俄罗斯朋友。人们也经常会跟他们说起伏特加,说他们冬天一定不怕冷等等。这只是人与人互动交流的方式。 

总而言之,我确实认为在中国生活很难,而且中国的确有种族主义,但并不是所有住在中国的外国人都会有同样的反应。大多数的评论实际上是无伤大雅的,特别是在工作环境中。如果你无法接受这一点,那么你最好离开。



“Credle对BBDO中国‘任人唯亲’文化的描述完全准确” 
要求匿名的读者 


看到Delmus Credle在上海BBDO的工作经历,我感到非常难过。我曾在上海参加过一次BBDO中国的重要管理层活动,当时他们都求着Delmus讲述美国的生活,让Delmus觉得自己很重要。所以,事情最终发展到这一步的确是大反转,对他的生活打击很大。我希望他能恢复职业生涯,在BBDO中国之后在美国重新开始新的生活。 

对Delmus Credle的某些经历,我并不感到惊讶。我个人也曾经历过BBDO中国那种欺负弱小、不容忍和小圈子文化,那是非常不愉快的经历。这样的企业文化是BBDO中国的首席执行官陈子洁(Tze Kiat Tan,花名Z)和吴晓聆(Sharlene Wu)[Proximity中国首席执行官,前任BBDO Proximity中国董事总经理]培养出来的。除非你是“圈内人”,否则真的会深受其害。Credle对“任人唯亲”文化的描述完全准确。  

在加入BBDO之前,我是上海一家代理商的首席战略官。BBDO母公司——Omnicom集团的一位高管亲自将我介绍给Z。在至少五名中国高管人员对我面试之后,我对在BBDO的光明前景充满了希望。我辞去了之前的工作,加入BBDO的一个事业部,带领一个20多人的团队。我是在BBDO上海工作的最后一个西方人。在热情的招聘历程之后,我感觉自己越来越不受欢迎。在过去20年左右,我在大中华区的多家重量级代理机构工作过,也常常是里面唯一的西方人。我能说一口流利的普通话,而且总能找到融入环境、增加价值的方式。我甚至写过一本关于西方人如何在大中华区成功做生意的电子书,告诉西方人要尊重中国文化、学习普通话,同时努力了解自己。在BBDO是我唯一一次感到完全不可能被Z和她的中国侨民圈接受。Credle在这方面的经历与我很相似。 

我仅在6个月之后就离开了BBDO。Z告诉我,她希望我“能成为新的(我所在BBDO事业部的一位前总经理,也是西方人)”,但我没能成功,没能融入他们的文化。她的意思是,那位总经理也是西方人,所以我自然地会与他一样。我们应当有同样的技能、性格和职能。她没有把我们当作恰巧都是西方人的不同个体来认识。当然,Z没有把我同上一任总经理相比,因为那个人是中国人。她只拿我同非中国民族的外国蛮族比较。 

我在此分享我的经历,目的是希望BBDO在未来做得更好,而不仅仅是在口头上宣扬多元和包容的文化。BBDO中国不应当只面向中国人,而不接受肤色更深或更浅的人——特别是那些不辞劳苦从国外移居到中国追寻BBDO中国工作机会的人;还有能流利地说普通话、广泛地学习和体验过中国文化的人。BBDO中国能做得更好、也应当做得更好。” 

编者按:《Campaign中国》在最初的采访报道中引用了BBDO的官方回应。目前本刊已联系了陈子洁、吴晓聆、Catibog和Lopez-Vito请求评论,并继续欢迎BBDO方面随时提供更多评论。



“在中国生活可能很难,但比20年前要好得多。” 
Harriet Gaywood 


我读了这篇文章,对此话题很感兴趣。但我感觉它似乎有点片面,更像是倾诉个人恩怨。我在中国工作已经20年了。当然偶尔我也会被评头论足,提醒我我是白人而且永远不会了解中国,因为我不是中国人等等。有趣的是,冒犯我的人通常并不是来自中国大陆,而是来自香港或新加坡。所以,当我读这篇文章时,我的确能理解。 

我认为相关人士之所以会有此言论,是因为他们自己并不确定中国人这一身份对海外人士的意义 。在中国生活可能很难,但比20年前要好得多。所以我想,我的问题是:与其让此文成为某几个首席执行官的耻辱,你们当时为什么不做更多的研究、与更多人交流呢?” 



“雇主应负起责任” 
要求匿名的读者 


这篇文章让我感到难过和感动。我认为Delmus Credle迈出了勇敢的一步,他提到的问题有着深远的影响。感谢《Campaign中国》通过此文唤起人们的意识,并推动雇主承担责任。 

我很想看到你们的后续报道,倾听亚太区更多外籍人士的经历。



“Delmus遭遇的只是‘不知情’” 
未署名读者 


我们要用西方的文化标准来衡量东方的工作场所吗?可行吗?这样的标准从哪里开始,在哪里结束?媒体喜欢寻找愤怒的声音,总是追踪所谓的“歧视”。但事实上,我们所看到的仅仅是文化差异。 

Delmus遭遇的只是“不知情”。当你去另一个国家工作时,你要明白别人对你并“不知情”。 

他秉持的是《纽约时报》式的美国自由主义精英标准,中国人怎么会对此敏感? 

看到《Campaign中国》发表这样的文章,我感到很吃惊。如果你们的目的是引发关于外国人在中国工作的辩论,为什么要提及Delmus对Z的高管团队以偏概全的批评呢?在我看来,《Campaign中国》只是为他提供了一个巨大的平台来表达他个人的怨恨。 



《Campaign中国》官微收到的评论: 

二踢脚: 

来赚中国的钱还要中国人把你当爷供着,文化差异确实存在,钱难挣屎难吃全世界通用 

Yoko: 

只能说是文化差异,这小伙不适合中国。正是因为中国没有歧视,所以才可以百无禁忌地说你的肤色是chocolate,你旅游回来更黑了,你是老外,他是黑哥。在国外是政治不正确,可在中国这是正常得不能再正常的对话了。是小伙自己没能融入这片土地的文化,你不能拿老美的那套标准来judge这里人的一言一行。 

W: 

中国人从来就没有种族歧视的意识或故意为知.我也会和朋友开玩笑休假回来晒黑了,只是文化的问题外国人过于敏感而已.文化环境的差别造成的误解.。不至于扣个中国人种族歧视的大帽子,当你太过介意别人对你的看法时.太在意种族差别时才会在意别人用什么眼光看你,他同样以自己的感觉来不加思索说中国人种族歧视.一样有偏见。 

Fay: 

通篇读下来我认为他是玻璃心和小题大做的,但他自己看起来肯定认为他的上级是无礼的刻意的。这应该是来自于文化差异,他和上级之间的不愉快也是来自于文化差异,有一些中国人认为很平常的玩笑对他来说似乎是很严重的羞辱或令他很不舒服。他可能是最自己的隐私更尊重,也不希望被人拿来开玩笑甚至提及。 
相关文章
1 2 3 4 5
评论
作品榜 最新提交